<progress id="plzx7"><var id="plzx7"></var></progress>
<var id="plzx7"></var>
<var id="plzx7"></var><var id="plzx7"></var>
<cite id="plzx7"><span id="plzx7"></span></cite>
<cite id="plzx7"><span id="plzx7"><thead id="plzx7"></thead></span></cite>
<var id="plzx7"></var><menuitem id="plzx7"></menuitem><var id="plzx7"><video id="plzx7"><menuitem id="plzx7"></menuitem></video></var>
<var id="plzx7"><video id="plzx7"></video></var>
<cite id="plzx7"><span id="plzx7"></span></cite><var id="plzx7"><dl id="plzx7"><progress id="plzx7"></progress></dl></var>
<var id="plzx7"></var><var id="plzx7"><strike id="plzx7"></strike></var>
<var id="plzx7"></var>
皇家首頁-新聞-體育-NBA-娛樂-財經-股票-汽車-科技-手機-女人-論壇-視頻-博客-房產-家居-教育-讀書-游戲 |
皇家論壇 - 通行證登錄 | 微博 rss

全球100個即將消失的景點——歐洲篇

時間:2012年04月01日 21:00:39  來源: 皇家網   作者: 皇家小編   點擊:
全球100個即將消失的景點——歐洲篇 歐洲 面臨消失的景點:意大利盧塞迪奧領、瑞典達拉那、愛爾蘭米斯郡、法國卡奧爾洛特河谷、法國巴黎、奧地利基茨比厄爾阿爾卑斯山、芬蘭群島海、倫敦泰晤士河、希臘愛情

全球100個即將消失的景點——歐洲篇

 
歐洲 面臨消失的景點:意大利盧塞迪奧領、瑞典達拉那、愛爾蘭米斯郡、法國卡奧爾洛特河谷、法國巴黎、奧地利基茨比厄爾阿爾卑斯山、芬蘭群島海、倫敦泰晤士河、希臘愛情海、荷蘭鹿特丹、丹麥哥本哈根、意大利威尼斯、希臘奧林匹亞等17處。

消失原因:凍土融化,雪山消失,海平面上升,城市受到熱浪襲擊,人們生活艱難。

 

 

 

盧塞迪奧領,意大利

 
1123年,天主教隱修會的修士們在皮德蒙特的上波河谷地一帶修建了盧塞迪奧修道院,后來成為是意大利最早種植水稻的地方。這片地區現在被叫做盧塞迪奧領(意為盧塞迪奧的王室莊園;盧塞迪奧則于1784年被世俗政權收回)。但由于盧塞迪奧的水稻生產嚴重依賴于水源,因此可預見的阿爾卑斯山脈的冰川消融和降水的減少將威脅到盧塞迪奧的水稻生產。
 

 

 

達拉那,瑞典

 
最近,在位于瑞典中南部的達拉那的山地凍原帶,人們發現了世界上最長壽的樹木。瑞典大部分森林中的樹木都是云杉,云杉也因此成為瑞典造紙和木材工業的基本原料。但是氣溫升高和夏季降水減少可能導致瑞典南部的云杉數量減少。

 

 

 

米斯郡(CountyMeath),愛爾蘭。
米斯郡有著肥沃的土地和深厚的農業傳統,這使得它成為愛爾蘭主要的馬鈴薯生產地。馬鈴薯和愛爾蘭有很深的歷史淵源,直到現在愛爾蘭人還非常愛吃馬鈴薯:平均每人每年要吃掉190磅。不過未來數十年里米斯郡的夏季平均氣溫升高和干旱頻發可能會導致馬鈴薯作為這一地區主體糧食作物的地位被終結。

 

 

卡奧爾,洛特河谷,法國。

 
法國南部小鎮卡奧爾的制酒業可以追溯到羅馬帝國時期。如今卡奧爾的葡萄園面積已經超過了10000英畝。葡萄對氣候的變化極為敏感,哪怕氣溫上升少許都會對卡奧爾和法國其他地區的傳統制酒業造成滅頂之災。

 

 

 

基茨比厄爾,阿爾卑斯山,奧地利。

 
每年都有大量游人來到歐洲最大的山脈——阿爾卑斯山區滑雪,呼吸清新的山間空氣。但是阿爾卑斯的冰川上個世紀來不斷消融,從19世紀80年代至今冰川體積已經減少了20%。如今阿爾卑斯的降雪量正在減少,雪線高度也在上升。

 

 

 

巴黎(Paris),法國。

 
巴黎壯觀的林蔭大道和地標式名勝每年吸引4500萬游客。其中1200萬都逗留在巴黎市區,這使得巴黎成為歐洲最擁擠的城市之一。2003年的熱浪對法國沖擊尤其嚴重,而這種極端天氣在以后數十年里將非常普遍。

 

 

 

群島海,芬蘭。

 
芬蘭領海的群島海中有大約40000座島嶼。這片海域正經受被稱為“富營養化”的水體加富過程,意指污染刺激了海藻的過度生長。由此導致的水中氧氣的缺乏會對野生水生生物造成傷害。氣候變化可能加劇富營養化,從而破壞生物多樣性。

 

 

 

哈利根群島,德國。

 
在德國北部海域,北海的潮水沖刷塑造了這些低平的島嶼。偶發的海水泛濫創造了這里獨特的生態系統,海洋薰衣草一到夏天就開遍豐沃的低洼地,動植物生存都依賴于偶爾倒灌入到的海水。但這一微妙的平衡可能由于海平面上升而被打破。

 

 

 

巴拉頓湖,匈牙利。

 
巴拉頓湖通常被成為“匈牙利海”,它是中歐最大的湖泊。巴拉頓湖位于匈牙利西部的低矮火山巖中,綿延48英里,它已經成為一個大受歡迎的旅游度假勝地。然而近年來,氣溫的升高和降水的減少已經導致湖泊面積萎縮。如果這一趨勢繼續下去,很多湖區最終將會干涸。

 

 

 

 

 

威尼斯,意大利。

 
“水上城市”威尼斯是一座建立在深錘入淤泥地的木樁上的城市,非常容易受到洪水的破壞。幾個世紀以來,威尼斯正在緩慢的下沉,——僅上世紀就下沉了9英寸。目前建設中的一個防洪堤設計防洪標準為10英尺,但是新的措施需要盡快實施。

 

 

 

奧林匹亞,希臘。

 
奧林匹亞山谷位于希臘南部的伯羅奔尼撒半島,這里是奧林匹克運動會的發源地。近年來。極端干熱的夏季導致山火頻發。2007年這一帶因火災遭到嚴重破壞,好在目前考古遺跡都完好無損。

 

 

 

哥本哈根,丹麥。

 
哥本哈根臨水的優越地理位置使其成為12世紀的商業中心。如今上升的水平面卻威脅到了它的陸地。工程師和建筑師試圖補救最近一些工程——例如新的地鐵——帶來的洪水風險,,但是想挽救哥本哈根的歷史風貌地區,進一步的海岸防護是必不可少的。
 

 

 

鹿特丹,荷蘭。

 
鹿特丹有一半城區的海拔低于海平面,因此幾個世紀以來就一直依靠堤岸和大壩阻擋海水。20世紀90年代末,鹿特丹建成了馬仕朗防風暴大壩來保護城市。馬仕朗防風暴大壩可以防護海平面升高16英尺,但在氣候頻變的今天這并不是一勞永逸的。

 

 

 

愛琴海,希臘。

 
在愛琴海底生存著地球上最珍惜生物中的一員——地中海僧海豹。地中海僧海豹的數量大約有400頭,瀕臨滅絕。為了躲避人類活動,僧海豹從海灘逃到海蝕洞中。海平面上升可能完全淹沒它們的洞穴,迫使它們失去容身之所。

 

 

瓦登海,丹麥。

 
瓦登海是上一次冰河時代形成的低洼淺海區。游客們蜂擁而至,體驗“海上行走”的感覺。瓦登海地區的地表不斷由海水和風力塑造然后破壞,形成新的沉積物。但是如果海平面上升的速度超過預期,將缺乏足夠的沉積物來重塑陸地。

 

 

 

扎哈拉山脈,西班牙。

 
扎哈拉山脈廣布著豐茂的綠色草場和橄欖果園,是安達盧西亞著名的印第安人村莊聚集區,這些村莊也被稱為“白色山村”。橄欖是當地最重要的作物,在山中占了4百萬英畝的面積。不斷上升的氣溫和持續減少的降水可能導致該地區沙漠化。

 

 

 

泰晤士河,倫敦。

 
幾百年來,泰晤士河一直是倫敦的交通主干線。但也是倫敦的致命傷。從中世紀早期開始,倫敦城就不斷向河中擴張,使得河道變窄。直到1983年修建了泰晤士河水閘,倫敦才得以防控洪水。但面對不斷上升的海水,這依然是不夠的。

 

 

 

 

更多關于 上升 迪奧 盧塞 成為 減少 世紀 導致 阿爾 可能 地區 平面 的文章

共有條評論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皇家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 國內
  • 國際
  • 網評
  • 圖片
新聞排行
  • 娛樂
  • 女性
  • 評測
女人·時尚
妈妈的朋友在线,未满十八私人高清免费影院,成人亚洲欧美日韩一区二区,日本真人啪啪免费动态图